3分快3

<table id="lx5n1"></table>

<sub id="lx5n1"><code id="lx5n1"></code></sub>

      文章故事
      首頁 | 愛情文章 | 親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隨筆 | 校園文章 | 經典文章 | 人生哲理 | 勵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記 | 英語文章 | 會員中心
      當前位置:文章故事>校園文章>文章內容 精美散文欣賞

      誰的青春沒有淚

      作者:綠蘿兒 來源:文章閱讀網 時間:2019-06-09 14:35 閱讀:

         人的一生總有很多回憶是揮之不去的,青春的記憶就像五彩斑斕的花束,散發著淡雅的馨香,我曾小心翼翼地將它們修剪成干枝夾在《繁星詩集》里陳放多年。是昨夜的雷雨擾我無法入夢,才讓我不經意間看到了這些文字,讀著讀著這些文字變得不安生起來,它們硬生生地將我拉回到了中考那年。

         那年的夏天,我的中考成績下來了,心里卻開始犯了難。 高中和中專不知該如何選擇。我很想去讀高中,因為它是通往大學唯一的橋,那是我最向往的地方?墒,高中和大學一共要讀六年,我的家境在當時是無法支付這高額的學費的?紤]再三還是決定去讀中專。即便是選擇中專,也是父親咬緊牙答應下來的,我深知父親的難處。

         九月份開學的那一天,十七歲的我揣著家里僅有的一千多塊錢,一個人拖著沉重的行李坐上了客車,奔向了那個陌生的城市。車終于到站了,我把大包小卷的行李剛拿下來,幾輛出租的三輪車,就蜂擁而來,一個曬得很黑的中年男人問我:小姑娘去哪?我怯怯地回答:你衛校去嗎?他忙應道:“去!你是報到的新生吧?”面對陌生人的問話,我顯得有些拘謹,他看看我,笑了笑也沒再多問,他把我送到校門口,取下所有行李后就離開了。

         這座衛校沒有想象中的高大上,但整潔干凈,一切井然有序,當看見醒目的“歡迎新生”的條幅粘貼在大門口時,心里還是萌生出一絲溫暖。大廳里的人不多,我的行李散放在地上,一個人怯生生地佇立在拐角,觀察著大門外來來往往的人。他們和我一樣也是新生,不同的是他們都有父母相伴,或者是姐妹相擁,我欣羨的目光在他們身上游移。他們的歡聲笑語,同時感染了我的嘴角,不由得也跟著揚了揚。他們一前一后擁進門,整個大堂頓時熱鬧了起來。大堂里早已設好了幾個繳費的窗口,看著他們握著大把的錢,一項一項地排隊交錢領著收據,我好生羨慕!此時,我的心里開始打起鼓來,明知道錢不夠,還逞強跟父母說沒事,這下好了,這一千塊錢該交哪一項呢?我該怎么辦?我又不敢上前去打聽,拽著背包帶的手都滲出汗來。大廳的人越來越多,喧鬧嘈雜的聲音使我倍感孤獨,甚至不知所措。我傻傻地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是過去一個小時,還是幾個小時,人才漸漸地少了,突然間我的耳朵捕獲了一串數字,是住宿費的繳費窗口傳出來的,我不由得摸了一下包,心里便有了主意:先把住宿費交了,其他再說。于是,我深吸了一口氣,故作鎮定地交了住宿費,領了被罩和盆,就忐忑不安地住進了宿舍。

         宿舍共八個人,來自不同的地方,因為都是年輕人,很快都熟絡了起來。我的班主任則是一個嬌小的,長得很漂亮的女老師,叫李麗。醫學雖然看上枯燥,但很多東西都與我們息息相關,所以學起來也沒有那么難。不論解剖課的死人骷髏頭,各類人骨,還是內外科的各種病理藥理,以及活體的各種器官,我都學得津津有味?墒菍W習的高漲的熱情,無法掩蓋我內心的不安,我很害怕觸碰到老師的目光,怕她對我說:白XX,你不知道學費沒有交嗎?就這樣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,熬過了整整三個月。直到有一天,李麗老師氣匆匆地走進教室,用鄙夷的略帶憤怒的目光注視著我時,我心虛了,低下頭不敢再去看她,我心跟明鏡似的。她喝道:“白XX, 王校長要見你,在二樓校長室!

         走廊里我挪著步,每走一步都覺得很沉,不知道校長會怎么批評我,或者是嚴懲我,害怕與緊張讓我在房門前不得不倒吸了一口氣,接著又閉上眼睛靜等五秒鐘后,我才敢扣響房門,聽到里面傳出:進來,我才小心翼翼地推開那扇門。我徑直地站在校長的辦公桌前,不敢發出一點聲響?匆娡跣iL端坐在桌前書寫著什么,看見我進來,便馬上收起筆,他從椅子上慢慢站起來,用驚愕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我,他嚴肅的目光里還帶著一股寒氣,仿佛瞬間就能將我冰封,我連大氣都不敢出。緊接著他開始發怒了,大聲呵斥道:“你,你就是XXX!蔽也桓艺f話,只是點點頭。他猛然摘下眼鏡,憤怒下的眼睛突出的更加厲害,手在不停地拍打著豪華的辦公桌,來壓抑著他內心的煩躁,他一聲高過一聲地責問我:“你小小年紀,也太有主意了,這么多錢沒交,竟然能瞞這么久”。我羞愧地低下了頭了,心里緊張得不敢呼吸。他在屋里來回踱著步,像一只惱羞成怒的的獅子,嘴里還嘟念著:要不是年底攏賬,還沒發現這筆錢沒上交,你打算什么時候交?你這個學生太不像話了……我的腦袋隨即開始嗡嗡的叫,站著那里感覺有點頭暈。他看我悶不做聲,開始咆哮起來,狠狠地說:“我看這樣吧!你,現在回家去拿錢,如果三天之內交不上這筆錢,就別來上學了!彼查g,我像被雷擊了一般,我看了看暗沉的天,很小聲地問:是現在嗎?他顯得有些不耐煩,冷冷地說:“對,就是現在!蔽已劬鴾I,語氣堅決地回了一句:好!

         推開門,我壓抑的淚水如洪水般涌了出來,不知道是委屈,是內疚,還是什么,我淚流滿面地回到了宿舍,我邊收拾東西邊哭,放學回來的同學都問我怎么了,我還強忍著說:沒事,但我得回家一趟。她們擔心地問:“都這么晚了,還下著雪,還能有車嗎?”我咬著嘴唇,抽噎地回道:去看看。

         十一月份的北方很冷,已經零下十幾度,天空還飄著雪花,不爭氣的眼淚在我冰冷的臉頰上流淌著,慌忙中忘記了戴手套和帽子,當時也顧不上什么冷不冷的,急匆匆地帶著小跑趕往汽車站,最終還是沒趕上末班車。我很沮喪,僅剩下一班車路過我家的鎮上,不知道是坐還是不坐。心想:不坐的話今天不可能回家了;坐的話,鎮里離我家還有五里地,等車到站的時候一定很晚,我一個人不敢走夜路。我猶豫著,司機卻不耐煩地沖我叫嚷起來:“你到底上不上?”瞬間腦里閃過一個念頭:不錯過,也不回頭。于是,我一個大步便跨上了車。

         車緩緩地開了,看著天漸漸暗下來,我的心里真是五味雜陳。想著:父母頂著壓力供我上學的種種不易,為了我的生活費他們一個雞蛋也不舍得吃,都攢起來留著賣錢給我;想著:為了省錢,我整天就只吃饅頭蘸醬,或者吃二三毛錢廉價的方便面,同學們都來嘲笑我;想著:雖然我學習好,但班主任老師也不會喜歡我;還想著:剛剛在校長訓斥我的一幕;種種這些就像蔓藤一樣交纏在一起,難過的情緒又一波地席卷而來,一路上我的眼淚如那天的雪花一樣,揮揮灑灑,沒有停過……

         等車到鎮里時雪已經停了,半輪月亮偷偷地爬上了枝丫,鎮上的路燈,在白雪的映襯下格外明亮。我躊躇地下了車,冷清的街上,只能隱隱約約地看見一兩個人在趕路。我膽怯地辨別著回家的方向,等確定下來后,我就飛奔而去。出了鎮里就沒有了燈光,我不敢停歇,大步流星地趕著路,手緊緊地攥著包帶,鞋在雪地上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聲音,這刺耳的聲音在這暗夜里更顯詭秘。因為走得太急,我不得不停在路邊喘喘氣,正琢磨著多少時間能到家時,突然間看見一個黑影向我這個方向走來。我連忙屏住呼吸,心臟開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著,我兩步并一步地飛走起來,不料那個黑影離我越來越近,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我該怎么辦?我該怎么辦?越是害怕越有驚嚇,黑影居然說話了,“前邊的,我想問一下,小于屯該怎么走?”我不敢回頭,閉著眼睛喊著:你別問我,我不知道。說完就撒腿向前跑去。過了一會看見黑影并沒追上來,我才回過頭隱約地看見他拐進了旁邊的岔道口,向一家亮燈的住戶走去。

         我放心地停下腳步,用手撫摸著胸口,嘴里吐出一口長長的白氣,汗水混著淚水一起流了下來。暗夜的冷,把我凍得直打哆嗦,再走一小會就到家了,我不能讓父母看見我哭過,不想讓他們為我擔心。于是,用凍得有些麻木的手抹去了眼角的淚,還搓了搓僵硬的臉。等到能遠遠地看見家里的燈光時,我的心才豁然明亮起來。

         我一進門,父母都很驚訝,忙問:“你怎么這么晚回來了?”我帶著笑意,調皮地跟父親說:爸,今天校長可說了,咱再不交錢,就不讓咱念了!父親沉默了一下,安撫我說:“沒事,明天我去想辦法,你先吃飯!蹦峭砦腋杏X很疲憊,好像只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,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。

         第二天傍晚,看父親興沖沖拿著一摞錢回來。聽父親和母親小聲說是在XX家花利息借的。當父親笑著把錢交給我時,感覺這錢如千斤重,當時我內心的酸楚無語言表。交錢的時候父親沒有跟去,是讓在醫院上班的大伯和我一起去辦理的;蛟S是父親認為沒有體面地衣服,怕丟女兒的臉;再或許是怕校長訓斥,丟自己的臉面吧!看著繳費的收據,我的眼里噙著淚花,那種如卸重負的心情,勝過中一次大獎。

         能重新回到學校學習,我倍感珍惜。為了更能省錢,在冬天里早晨打來的饅頭,用塑料袋扎緊放在被里,中午別人去打飯時,我就偷偷地拿出來,就著從家里拿回來的咸菜吃。我沒有時間顧及別人的眼光,我滿腦子都是學習。雖然,身體由于營養不良,突顯單薄,但這并不影響我擁有“一姐”的稱號。

         入學第二年,學校分了班,我們婦幼班共有五十五個人,全是清一色的“娘子軍”,把整個教室塞得滿滿的。我當時很瘦小,一直坐在第二排。那天下午體育課自由活動,不知道是誰興起扳起手腕來,教室縱排四排,各自兩排分為南北兩派,前后座自成對手,全班同學無一落下,全部應戰,此時,歡呼聲,唏噓聲,叫嚷聲頻頻皆是,我當然也在其中,瘦弱的我居然打敗二十幾位高矮胖瘦的“盟友”,成了南派的“第一高手”。北派第一人也選了出來。我和她面面相覷,我膽怯了,她的身形足足能裝下我,她有面包的臉,酷似棒槌一般的手臂,還有她瞧我那種不屑一顧的眼神?墒遣还茉鯓右驳糜仓^皮上!握起她胖乎乎的手,我們彼此開始叫起勁來,中立的姿勢,堅持了足足五分鐘,不分勝負,我的手感覺有些麻木,我們都已經憋紅了臉,可誰都不想退讓,看著我的盟友們給我打氣加油,我猛然一個寸勁,將她的手按在桌上,我終于贏了,瞬間我的名聲鵲起,我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,那時我也有了沾沾自喜的情愫。

        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也不得不提。我的前桌坐著一個很秀氣的姑娘,常常梳著一個麻花辮,說起話來總是溫溫柔柔的,暫且起名叫她“淑女”吧!有一天早上,我驚奇地發現她纖纖的十指,涂了黑漆漆的指甲油,她迫不及待地和班上的人炫耀了她的杰作。很不巧的是第一堂課是內科,老師教的又是“叩診”,國字臉的女老師,用嚴厲的目光環顧了教室一周,最后鎖定了我的前座,她冷冷地說:“來,這位同學,你上黑板給大家演示一下—叩診的方法! “淑女”顯得有些難為情,慢騰騰地起身走到在黑板前,低下頭,緩慢地伸出涂著黑色指甲油的雙手,給大家表演著“叩診”。如果老師當時沒問也還好,可老師偏偏問了,“你這手怎么弄的,指甲都成這樣了,怎么沒上醫院?”這一問引起全班哄堂大笑,老師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納悶地問:“你們都笑什么?”不料班級最搗蛋的一個男生出賣了她,“她涂的是黑色指甲油,不是病!睆拇艘院,我沒見她再涂過任何顏色的指甲油。

         我學的是西醫,但中醫學也有一門課程,全書五百多頁,幾乎全得背誦,什么五行十二經絡,診脈的望聞問切,藥方配比加減,還是藥物配伍禁忌等等,統統要記牢。在這科結業的考試前夕,胖老師說:“這次結業考試,沒有具體范圍,考的內容都在書上了!毕逻叺娜碎_始竊竊私語。我也不敢掉以輕心,早上四五點鐘就起來背讀,晚上自習課一分鐘也不浪費,功夫不負有心人,結業考試我已滿分位居榜首,同學老師都投來贊許的目光,相繼后來的其他十幾個科目,結業成績也都在九十五分以上,我是全年組第一名,還榮獲了一等獎學金。這不僅是一份榮耀,還是對父母的另一種形式的感恩,更是實實在在解決了我幾個月的生活費。三年后我畢業了,以我的成績上大專繼續學習當然沒有問題,老師也找我談話,讓我繼續讀書。我也無比渴望,但因為家庭原因我又不得不放棄。但后來的后來,還是自己供讀了三年大專,可惜和醫學無關。

         誰的青春沒有淚和遺憾,即使有重新選擇的機會,我仍不改初衷。我喜歡自己曾經努力的樣子,那些淚與歡笑日子,在我心里永遠熠熠生輝。人生的每個階段,都要盡量做好每一個階段的事情,誰不知“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!钡牡览砟!面對人生的每一次轉折點,希望慎重抉擇后,一定要堅決而又努力走完。我深信:在不久的將來一定能看到你們臉上欣悅的笑容…。


      上一篇: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  下一篇:難忘師恩
      用戶名:(新注冊) 密碼:
      [收藏本文]
      發表讀后感:
      本欄隨機推薦文章
      ·忠告,送給學生時代的你
      ·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
      ·一念花開 一念落葉
      ·那些年,我們懷念的校園情結
      ·現實的愛情鳥
      ·媽媽寫給熱戀中女兒的信
      ·踩著落葉上學
      ·意大利學生凡瑪朵
      ·手拉手走出青春黑洞
      ·錯過夏天的向日葵
      ·又是一年畢業時
      ·曾經那個傻氣的女孩
      相關短文
      ·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
      ·氣質女生與世界先生
      ·只道情深,奈何緣淺
      ·今年初夏,曲終人散
      ·那時,我太膽小
      ·遇見你,是最美麗的意外
      ·致青春
      ·畢業了,我們可不可以不分手
      ·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續
      ·畢業六月,高三回首
      ·塵世中的覺悟
      ·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

      Copyright © 2007-2013 文章閱讀網 版權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隨筆,美文故事在線閱讀
      3分快3
      大荔| 郫县| 开江| 沂水| 沙雅| 伊金霍洛旗| 新安| 河南| 麻城| 嘉定| 五道梁| 邱北| 邻水| 施甸| 理塘| 蓬安| 门源| 甘南| 平潭海峡大桥| 赞皇| 黄梅| 珲春| 达坂城| 固阳| 鹤城区| 古浪| 固镇| 祥云| 通辽钱家店| 青龙山| 商丘| 莱州| 高力板| 内邱| 开远| 班玛| 大港| 德庆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娄底| 鞍山| 深州| 阿拉善右旗| 望奎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苏家屯| 焦作| 头道湖| 吴起| 辉南| 彭县| 大悟| 南汇| 塔城| 麻江| 哈巴河| 四子王旗| 蕲春| 新巴尔虎左旗| 宁河| 广宗| 仁寿| 双城| 盘锦| 澳门| 确山| 安定| 绥滨| 同安| 福山| 清原| 加查| 东川| 泰顺| 大宁| 雷山| 大庆| 巴林右旗| 洛宁| 香日德| 河南| 青浦| 内江| 嵊泗| 镇平| 密云| 南澎岛| 漾鼻| 缙云| 乌拉特后旗| 米脂| 泸州| 通州| 宽城| 兴平| 西乡| 炮台| 法库| 秦皇岛| 织金| 岳西| 大宁| 朝阳| 范县| 无极| 楚雄| 那曲| 仪陇| 额尔古纳| 普定| 孝义| 麦积| 赫章| 冷水滩| 丹东| 平山| 隆尧| 通榆| 锡林浩特| 英吉沙| 樟树| 子长| 元阳| 宜阳| 镇源| 崇礼| 河卡| 信阳| 新化| 德庆| 广汉| 武冈| 庆元| 新乡| 淳化| 泗水| 永平| 潢川| 麦盖提| 凤冈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阿里| 自贡| 肇州| 淄博| 南阳| 固镇| 九江| 黄南| 拜城| 临沂| 如皋| 波密| 丰润| 依兰| 凤台| 通辽钱家店| 扶风| 新昌| 阿城| 红柳河| 肇东| 九龙| 开鲁| 石楼| 宣化| 高陵| 包头| 鹤山| 开化| 铜川| 嘉义| 镇海| 伊通| 六合| 东乌珠穆沁旗| 营口| 枞阳| 龙川| 榆社| 中心站| 哈尔滨| 舞钢| 铁卜加| 福州| 邵东| 范县| 庆阳| 贵南| 房山| 望江| 鸡泽| 涠洲岛| 北塔山| 四子王旗| 双流| 东宁| 古县| 固始| 南京| 鄂州| 鹤峰| 威宁| 邵阳| 新沂| 玛纳斯| 桐乡| 张掖| 迁西| 水城| 那曲| 草河口| 梧州| 霍林郭勒| 柘荣| 鹤庆| 南和| 确山| 阿里山| 巴马| 林西| 前郭| 上海| 红河| 筠连| 潜江| 柏乡| 承德县| 大城| 无为| 高平| 桐城| 鸡东| 广河| 常宁| 桂平| 嘉荫| 伊和郭勒| 烟台| 祁县| 莫力达瓦旗| 翁源| 绥宁| 诺木洪| 宜君| 绿春| 通渭| 龙州| 莘县| 资兴| 满洲里| 邛崃| 石拐| 壶关| 天峻| 太仓| 万源| 六库| 宜宾| 樟树| 鄂州| 丁青| 荔浦| 洪湖| 尚义| 崇仁| 隆化| 北仑| 鄂托克前旗| 东丰| 成山头| 井研| 融安| 平台| 通河| 阜新| 和丰| 洪洞| 鄂伦春旗| 高碑店| 尉犁| 双鸭山| 宝坻| 黄平| 平邑| 屯溪| 阳原| 云和| 灯塔| 兴海| 龙岩| 六盘水| 伊春| 丰都| 景洪| 珙县| 普安| 淳安| 林芝| 江津| 利辛| 高青| 南皮| 枞阳| 松江| 泾川| 川沙| 井陉| 绩溪| 丹东| 紫荆关| 宝应| 绍兴| 淮北| 三门| 鄱阳| 日照| 平台| 靖宇| 溧阳| 海拉尔| 乌拉特前旗| 临潭| 织金| 枣强| 舞阳| 马公| 通化| 沁源| 紫阳| 潮连岛| 宜阳| 林州| 巴楚| 兴县| 草河口| 铁岭| 彭州| 莱州| 惠州| 阜平| 海宁| 荣经| 高力板| 丹阳| 宁海| 泰和| 珙县| 曲江| 修文| 双牌| 阆中| 靖州| 北道区| 特克斯| 渭南| 希拉穆仁| 邱北| 互助| 石棉| 开鲁| 塔城| 湘乡| 来宾| 全州| 兰屿| 邕宁| 施甸| 阳春| 达州| 濉溪| 霍尔果斯| 宁津| 北京| 太平| 闽清| 珲春| 亳州| 平南| 达日| 枞阳| 安仁| 渭南| 文成| 秀屿港| 双流| 锦屏| 福安| 西华| 夏县| 河池| 凤冈| 广河| 宽甸| 郫县| 滨州| 公安| 邕宁| 屯昌| 拜泉